蒋介石的漂亮孙媳妇做过的不为人知的事

文章简介:蒋介石的漂亮孙媳妇做过的不为人知的事,蔣介石孫媳婦1987年充當兩岸密使 在汪長詩離家出走以後,蔣家所有人都極力挽回這段婚姻,挽回汪長詩。他們分頭向汪長詩進行遊說。起初她沒答應,後來態度終於軟化,願意再給孝武一個機會。她開出一個條件:回來可以,不過要孝武親自到機場接她,如果孝武做得。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蒋介石的漂亮孙媳妇做过的不为人知的事相关信息。

  蔣介石孫媳婦1987年充當“兩岸密使
  在汪長詩離家出走以後,蔣家所有人都極力挽回這段婚姻,挽回汪長詩。他們分頭向汪長詩進行遊說。起初她沒答應,後來態度終於軟化,願意再給孝武一個機會。她開出一個條件:回來可以,不過要孝武親自到機場接她,如果孝武做得到,她馬上回頭。但是,孝武沒有。
  汪長詩離開台灣之後,帶著兩個孩子回到瑞士的娘家。她原本打算把兩個孩子留在身邊,但後來蔣經國思孫心切,再加上台獨分子欲行綁架兩位幼子的傳言傳出,因此蔣經國派了當時駐維也納的觀光局代表虞為勸汪長詩把小孩送回台灣。汪長詩後結識一位畫家,也另行改嫁。
  但人的情緣就是這樣奇妙,據蔣經國貼身侍衛副官翁元回憶,“蔣孝武與汪小姐離婚之後,兩人反而成了好朋友。汪小姐每年都會固定在寒暑假回台灣,看看她的兒女友松、友蘭。”
  也恰恰因了這種淵源與關係,為日後汪小姐與父親汪德官牽線于兩岸關係埋下了“伏筆”。
  蔣孝武與汪長詩的離異,卻使得蔣孝武在蔣經國心目中的地位跌落谷底。在蔣經國的想法裏,一個連家裏都擺不平的孩子,有什麼資格談接班?
  蔣經國:“共產黨的情我領了”
  1987年初,外界風傳時任台灣總統的蔣經國已病入膏肓,將不久於人世。消息傳到日內瓦,汪德官與汪長詩商量決定,馬上飛赴台灣看望蔣經國,與他做最後的訣別。
  途經香港,汪長詩兄長汪長南夫婦早已在機場迎候父親和妹妹的到來。汪德官的老朋友、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台灣事務部部長的黃文放也到賓館探望汪德官父女倆。久別重逢,相談甚歡。交談中,黃文放得知汪德官父女此行目的,隨即託付父女二人可否幫忙攜一盤錄象帶當面交與蔣經國?汪德官父女二人沒多問一句,欣然表示同意。這一承諾,意味著父女倆此行將肩負特殊的“信使”使命,力拔千斤兮!
  其實,此時的蔣經國,雖患有晚期糖尿病,但尚沒有像外界所傳的那麼嚴重,只是兩條腿浮腫,行走不便。汪德官父女不遠萬里專程來台灣探望他,令蔣經國非常感動,乃以“親家公”和“兒媳”待之,親情交融。汪德官瞅準一個最佳時機,將老友黃文放所托的錄象帶親手交與蔣經國。說:“這是那邊一位朋友托我帶給您的。”
  蔣經國知道這位老親家與國內共兩邊都有交情,見是一盤錄象帶,馬上屏退左右,獨自與汪德官父女一起播放觀看。
  臥室中央擺放的電視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既熟悉而又模糊的場景:浙江奉化溪口鎮,青山逶迤,碧水盪漾。溪口鎮東口,是武嶺門。門上“武嶺”二字,仍為當年為國民黨元老于右任所留筆墨,只是重新刷過漆,愈加清晰醒目。蔣家老宅子豐鎬房,其中,蔣介石出生的地方玉泰鹽鋪,成長時居住的地方風鎬房,以及武嶺學校,蔣氏宗祠等,還有蔣經國住過的小洋房,均原封不動保持得非常完好,並且修茸一新。尤其是離蔣家三里外白岩山上的蔣介石母親墓地,墓碑上孫中山親筆題寫的“蔣母之墓”,依然故我,沒有絲毫變化。溪口鎮北摩訶殿附近的蔣介石原配夫人、蔣經國生母毛福梅的墳墓,亦經過修茸,當年戴季陶提筆寫下的“蔣母毛太夫人之墓”八個大字,更是歷歷在目,肅穆蒼勁……
  看到這一切,汪德官用余光悄悄地掃了蔣經國一眼。只見他雙目緊盯著螢幕,一動不動。當螢幕上出現奉化和溪口共產黨官員在其祖母和母親的墓前祭拜的鏡頭時,眼淚止不住流淌出來。
  看完錄象帶,蔣經國對汪德官父女動情地說:“共產黨的情我領了!”
  汪長南說,這盤磁帶究竟起到什麼作用不得而知。但父親從台灣回來不久,蔣經國就宣佈了兩岸開禁政策,允許台灣非黨、政、軍人員赴大陸探親、旅遊,為冰封近半個世紀的兩岸關係打開一個缺口。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zhihuiyixue.com。